????许康看着他,一言不发,只是将握紧的拳头放下,问跟在身后的黄胖子:“如何?”

????“我办事,康叔放心。”黄胖子拍了拍胸脯,又看了看一旁焦急的方如霞,有些心虚地喊了一声,“阿姨好。”

????若是平时,方如霞总是要问一问许明慧的情况,此时的方如霞一颗心都在王轩身上,便只是应了一声。

????“阿姨,你放心。江老九这人心思多,向来考虑周祥,靠谱得很。有他在,王轩肯定没事。”黄胖子在一旁安慰。

????方如霞一怔,随即也明白黄胖子其实是看破了她的担心。

????她便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????先前,她要转向去坐标点,信号被陆建宁半路拦截,说叶瑾之已到达,江瑜也到达预定位置,辛晓月平安,让她先与许康联络,去宁远科技在澄川的别墅区等候。

????方如霞松了一口气,由静姐陪着来到了这澄川别墅。

????静姐忧心忡忡,问出了她心中的担心:“公主,你说江瑜会不会因为私心,而对阿轩——”

????静姐一着急,还是改不了从前的称呼。

????她没说话,这正是她担心的。

????静姐却是真的老了,有些絮絮叨叨地低声说:“阿轩命悬一线,命都捏在人家手里。只可恨现在在他身边的不是我们的人。这都是江氏的人,人家动个啥手脚,阿轩没命了,我们也查不出来。”

????静姐说着,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
????“江瑜不是糊涂的人。”方如霞安慰静姐。

????“他确实不是糊涂人。可就他对辛晓月那份儿心思,我瞧着都怕。你想想当年的左安淮,多高风亮节的人,还不是为了一个卫芸儿,险些把大夏都葬送了,要不是公主你力挽狂澜。唉,爱情这东西,最是凶险。多得很的人,变得面目全非。”静姐说着,已经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????方如霞只觉得心烦,沉声喝道:“哭什么。阿轩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我方如霞会放过谁?”

????静姐闭了嘴,却还是在抹泪。

????直到许康迎上来,静姐才打住。

????许康迎上来,第一句话便是:“阿霞姐,阿凡是我看着长大的。你放心,阿凡会全力以赴。”

????“你也是聪明人。”方如霞讽刺,继而咄咄逼人地问,“会保证阿轩一定活着吗?”

????“阿霞姐,你这是强人所难。阿轩的情况非常危险,谁能保证得了?我能保证的是阿凡一定会全力以赴拯救阿轩。”许康一字一顿地说。

????方如霞讽刺地笑笑,便固执地与静姐一起站在水汽浓重的广场上,看着远处起伏如同奔腾野兽的丛林,等待着“幻月”的归来。

????“幻月”回来了,阿轩却还要等一等才能见到。她一颗心都悬着,却没想到这黄家小子也能洞察她的心思。

????她“嗯”一声算作回答,心里便想:这江瑜为人却也是不差,有这等朋友。

????这黄家小子这么跟自己说,分明也是为了如果阿轩有什么三长两短,她不至于迁怒于江瑜。

????“阿姨,我跟你说,这医疗‘幻月’这次搭载的可都是国际顶级医疗专家组。你是不知道,江老九这受伤跟家常便饭似的,他身边配备的最强团队,其中一个就是医疗团队。这团队里,每个人,我都的仰视。”黄胖子继续说。

????“真的?”静姐插嘴问。

????“那肯定真的。我骗谁,也不敢骗你呀。我骗你,我妈不得把我撕了。”黄胖子拍了拍胸脯。

????“你爹妈都是老实人,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。”静姐乐了,随后想到王轩又叹息,“阿轩这次回来,我得让他退伍算了,像你这样,活泼些,健康些,比什么都好。”

????“嘿嘿。”黄胖子摸了摸脑袋,一边尴尬地笑了笑,一边观察方如霞。

????“你不进去休息吗?”方如霞觉察到黄胖子的窥视,毫不客气地一转头。

????黄胖子被逮个正着,连忙说:“阿姨,我陪你等阿轩。不过,时间可能要很久,因为他的情况我看过,这手术少说也得好几个小时。”

????“那你进去休息。”

????“我年轻人怕啥。我主要是担心静姐,她年龄略微大了点,这地方水汽相当重。我建议是进屋去,我给你们跑一壶养生茶,你们喝着,吃点点心,等阿轩回来,你们还得照顾呢。这照顾才是重中之重。”黄胖子在医院久了,劝人自有一套。

????方如霞想了想,也是接受了黄胖子的建议,选了离将落地最近的一个别墅,在底楼靠窗的地方坐下。黄胖子则是亲自泡茶,吩咐人准备茶点,亲自陪在那里等待。

????不远处的房间里,江瑜静静躺在床上,腿上的伤口不大。这伤与以往任何一次相比,都算是小伤。可他心里不舒坦。

????虽然黄胖子分析当时辛晓月担心王轩合情合理,但他想起她没关心他一句,心里就憋闷得不行。

????许康走了进来,看他安静躺在那里,严厉地说:“你这次太过分了。”

????“康叔,我别无选择。”江瑜回答。

????许康想说什么,想起他为许明慧做的那些事,便也说不出什么呵责的话来,便叹息一声,问:“王轩活着,有把握吗?”

????“那边没说没把握,应该死不了。至于能不能活,那得等这趟手术。”江瑜回答。

????“那些医生,有把握吗?”许康问。

????“都是在挪威的原班人马。”

????“就怕有人潜伏得深。我们的敌人,你不是不清楚,真是防不胜防。”许康说着叹息了一口气,看了江瑜一眼,问,“你可知,若是那群医者有那贼人的棋子的话,情况会多糟?”

????“有多糟?”江瑜看着天花板上的纹路轻笑,说,“不过就是王轩死了,多了方如霞与王家这个劲敌,辛晓月从此之后,当我是敌人。仅此而已。”

????许康听江瑜这么说,非常讶异地看着他。

????江瑜长眉一展,问:“康叔这什么表情?以为我接受不了?”

????许康一怔,没有说话。

????“死过那么多次了,厉害的敌人那么多,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。”江瑜缓缓地说。

????“那辛晓月呢?”许康问。

????江瑜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地说:“我亲自送走过很多对我很重要的人。那么多人跟我隔着坟墓,生死两茫茫。辛晓月活着就好,无论是恨我,还是别的。活着就好,活着总有无数种可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