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周沫随着段鸿飞等人回到段鸿飞的家里面,直接就躺在床上睡觉了,虽然她在查秀波家里已经睡了一大觉,还是觉得困乏。

????她这一觉,一直睡到了天黑,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屋内已经亮起了晕黄的灯光。

????周沫觉得有些口渴了,就慢慢的起床,想去找点水喝。

????她之前听秦长风说了,她在查秀波家里晕倒的时候,是因为她站起来的有些猛了,体位变化太快,才引起血糖迅速降低,导致了一过性的晕倒。

????周沫这次有经验了,慢慢的坐起来,慢慢的下床,慢慢的往外面走,脚踩在厚实的地毯上,无声无息的。

????她走到卧室门口,以为的看见了盛南平在她卧室的外面,微微躬着身,非常认真的在为周沫分着药片。

????周沫现在用秦长风的药来治疗身体,平日还要吃些营养身体的药,还有一些必须服用的西药片。

????因为周沫需要吃的药多,每次都要拿过来六七个药瓶,逐一的往外面倒药来吃,所以有时候周沫就有些不耐烦的。

????盛南平为了不让周沫那么麻烦,他会提前帮周沫把这些药分好,拿过医用的分装药盒,每一次要吃的药放在一个小药盒里面,这样周沫吃起来会方便的。

????他此时挽着衬衫的袖子,低着头,一瓶一瓶药的摆弄着。

????头顶晕黄的灯光,将盛南平的头发染了一点儿金边,他全神贯注的侧脸异常英俊动人,宽阔的额头上带着一层细密的汗水,修长的浓眉,深邃的眼睛,高挺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。

????这个男人可是无所不能,呼风唤雨的盛南平啊,可是他此刻,却很认真的为周沫做着这样的小事情,无论是哪个女人,都会被此时的盛南平感动,迷惑,周沫也不例外。

????周沫不由自主的慢慢走进屋里,伸出手,从后面抱住了盛南平的腰。

????盛南平难得见周沫这样主动,被周沫抱的欣喜若狂,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转身回抱住周沫,“沫沫,你睡醒了,怎么样?感觉好些了吗?”盛南平柔声问着周沫。

????周沫乖巧,柔顺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她抬起小脸,很认真的对盛南平说:“我都没有事情了,你不用再为担心了,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,这样我才会安心啊!”

????刚刚睡醒的周沫,小脸红粉菲菲,嘴唇水水的,眼波流转间格外的诱人,盛南平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,表演她,“宝贝,只要平平安安的,我就平安无事,只要你快快乐乐的,我就比什么都快乐了!”

????周沫呵呵一笑,对盛南平调皮的眨眨眼睛,“那今天下午的事情,有没有把你吓到啊?”

????盛南平一听周沫提下午的事情,忍不住伸手打了一下她的屁股,假装恼怒的说:“你还敢说这事,你是不想把我吓死啊,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啊!”

????“还是偶尔吓吓你们的好,这样你们就会更在意我了,我会什么事情都听我的话,我就可以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了!”周沫更开心了,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,

????盛南平将周沫抱进怀里,连续的亲吻着周沫的小脸,低声亲昵的说:“沫沫,我永远都会在意你,永远都爱你,只是你不要再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了,好吗啊!”

????“恩,我知道的,我跟你开玩笑呢,以后我永远都不会这样了。”周沫嬉笑着说。

????盛南平在周沫的嘴唇上轻咬了一下,俊目带笑,“坏丫头,你以后可不许再欺负我了啊!”

????周沫假装不解的眨巴着大眼睛,问盛南平,“我怎么欺负你了啊。我怎么敢欺负我老公呢?”

????盛南平伸手捧起周沫眉目如画的脸,很认真的说:“你就是在欺负我啊,我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跟你在一起了啊!”

????周沫没想到盛南平说的是这件事情,脸色不由的一红,推开盛南平,有些羞涩的说:“我们现在是在段鸿飞家里,不方便的,你你该回你自己的房间了,已经太晚了啊!”

????盛南平刚刚只是试探周沫一下,如果她表现的有一点点儿的默许,他就会将留在这个房间跟周沫一起住的,但看着周沫慌乱无措的样子,他没有办法继续为难她了。

????他对着周沫随意的笑笑,“我跟你开玩笑的,别紧张啊!”

????周沫很好哄的,立即松了口气,瞪了盛南平一眼,“开不开玩笑,现在也很晚了,你该回你房间睡觉了啊。”

????“好,我等下姐姐回去睡觉,不会在你这个房间住的。”盛南平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,脸色却表现的毫不在意,问着周沫,“你需不需要吃点什么,或者喝点什么啊,谁了这么久,要不要再找秦医生来给你看看啊”

????“不用,我现在感觉很好,什么都不用的,我喝点水以后就可以睡觉了。”周沫连忙打断盛南平的话,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不要再去打扰秦医生了,秦医生跟我们出去一天,也是非常辛苦的了。”

????“好的,那你就喝点水,然后再休息,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啊!”盛南平感觉出来了,周沫想要一个独自呆着的空间,周沫不需要他的陪伴,也不需要他的打扰。

????周沫大概是有什么想法,有什么混乱的思绪需要整理一下,他很是善解人意的给周沫留出静静的空间。

????虽然周沫说不饿,盛南平还是走出房间,看看能不能给周沫准备些夜宵,给周沫准备牛奶,让周沫饿了,渴了可以有吃有喝的。

????盛南平一走出周沫的房间,住在隔壁房间的段鸿飞就推门走了出来,一看段鸿飞的架势,定然是随时听着周沫房间这边的声音,为周沫牵肠挂肚着,一听见这边房间有房门响动,急忙走了出来。

????“周沫睡醒了吗?她怎么样啊?”段鸿飞一开口,就询问周沫的情况,很明显,段鸿飞就是在门口着等候着周沫醒来,等着周沫这边有人开门出来,这样侧耳倾听,时刻准备着的段鸿飞,想必是比盛南平更加辛苦的。

????段鸿飞试探着活动着自己发麻的腿,龇牙咧嘴的看着周沫,“我坐在这里等你了,腿都坐麻了啊”

????“矮油,你的腿麻了,我看看,是哪条腿啊!”周沫说着话,就凑近段鸿飞,抬手往段鸿飞发麻的腿上打去。

????人的腿在发麻的时候,如果被人打,就会又疼又痒,无比的难受。

????段鸿飞和周沫自幼一起长大,小时候经常遇到这样腿麻木的时候,每次周沫都会这样故意的打段鸿飞的腿,让段鸿飞难受。

????后来渐渐长大了,段鸿飞也越来越厉害了,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,周沫很多年都没有机会再打段鸿飞发麻的腿了。

????现在机会终于来了,周沫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,该出手时就出手,突然袭击段鸿飞发麻的腿。

????“周沫,你不要这样啊啊你怎么这样卑鄙啊,趁人之危啊啊,疼啊,周沫,你不能落井下石啊”段鸿飞一边叫着,一边瘸着腿,笨拙的躲避着周沫不断打向他腿的手。

????其实,依照段鸿飞的身手,虽然腿麻了,躲开周沫这一下下的毒手还是很容易的,可是他看着周沫可以又活跃起来,又可以跟他打闹说笑,他就开心,他就想哄着周沫开心。

????腿麻木的时候挨打,真是非常难受的,可是段鸿飞就愿意忍着这样的难受,只要周沫开心就好。

????周沫跟段鸿飞打闹着,说笑着,盛南平在旁边看着,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。

????在这个时候,盛南平没有嫉妒,没有吃醋,他真是由衷的开心,他的想法跟段鸿飞是一样的,只要看着周沫身体健康,快快乐乐的,他们就比什么都高兴了。

????周沫跟段鸿飞闹了一会儿,就停了手,毕竟这么大的人了,也不能开玩笑太过分的。

????段鸿飞见周沫跟他只笑闹了一小会儿,喘息就有些急促了,看来周沫的身体还很是虚弱啊,忍不住关切的询问,“沫沫,你是不是还不舒服啊?”

????“哦,没有,我已经好多了,就是就是有些饿了。”周沫揉着胃说。

????周沫这句话不是假话,她真是饿了,中午没有正常吃饭,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她当然是饿了。

????而周沫也想到了,她这样晕倒了,盛南平和段鸿飞一定很担心,这两个男人百分百的没有吃饭呢,她饿了,盛南平和段鸿飞定然也会饿了。

????如果秦长风此时还在这边,估计秦长风都会受连累,没能吃上午饭呢。

????“饿了,楼下准备了饭菜了,我们马上下楼吃饭啊。”段鸿飞只顾担心周沫了,已经把饿的这个事情忘记了,听周沫一说饿了,他也感觉到饿了。

????段鸿飞走到楼梯处,就扬声吩咐厨房的人马上准备饭菜,查秀波此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随时等着周沫和段鸿飞等人下楼。